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魔法少女小圆-淫堕少女小圆】【作者:要来一份煎蛋饼吗】
级别: 光明使者

UID: 170036
精华: 0
发帖: 2289
金幣: 201359 個
威望: 3654 點
貢獻值: 10225 點
米粒: 0 個
在线时间: 338(时)
注册时间: 2018-07-13
楼主  发表于: 06-11

【魔法少女小圆-淫堕少女小圆】【作者:要来一份煎蛋饼吗】

作者:要来一份煎蛋饼吗
字数:10292

  「巴麻美。 . .巴麻美。 . .你在哪里。 . .」
  留下一封语焉不详的告别信后,巴麻美就彻底消失在了鹿目圆的世界里。鹿
目圆知道,巴麻美的家人生前曾经欠下一笔巨债,甚至债主们想要让巴麻美以身
抵债。 . .不过后来,家人的去世,也让这笔债务暂时消失。
  可巴麻美的信里,那句「如果不能结束过去的一切,终究还是无法去面对未
来吧」,让鹿目圆的脑子里充满了可怕的想法。
  虽然巴麻美拥有着强大的魔女力量,但是她脆弱的内心却是致命的弱点。如
果那些邪恶的家伙采用攻心战,那巴麻美。 . .鹿目圆,一刻也不敢耽误,虽然
只有一些远亲,但孤独的巴麻美也会时常跟她们来往,从她们那里,鹿目圆打听
到了关于过去债主的信息,然后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
  「这种地方。 . .呕。 . .」
  「嘁,哪来的小处女?别吐我们店门口啊!耽误老娘做生意呢!快滚!」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用她的黑色高跟鞋一脚踢开被恶心到呕吐的鹿目圆。
虽然鹿目圆也有上过生理课程,可是她还是对性交之事十分排斥。更何况直接来
到淫声艳语的红灯区,看着男人女人在大街上交配,更让她难以承受。
  但是,寻找巴麻美的信念,支撑着她,让她保持着冷静。
  「我,我要,找荒坂太郎!」
  听到鹿目圆的话,那个妓女神色立刻慌张起来,顾不得鹿目圆嘴上的脏污还
没擦掉,赶紧捂住她的嘴。
  「蠢货,那位大人也是你配直呼姓名的!?」
  「唔!——你放开。 . .」
  「哦?听说有人找我?」
  突然,从街道的黑暗处,走出来一行黑衣人,被保镖簇拥在中间的人,应该
便是荒坂太郎。
  「你,你知不知道巴麻美在哪里?」
  「嗯?居然还有人记得她以前的名字吗?莫非,你就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肯拉
下水的好朋友?」
  「以前的名字?拉下水?你。 .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眼见为实,走吧,小朋友,我带你去看看,大人的世界。」
  妓女还匍匐在地上,涩涩发抖,甚至尿都吓出来了,鹿目圆则跟着荒坂,一
起走进了红灯区最大的妓院。刚关上门,外面就传来了一声枪响。
  「你们杀了她!?」
  「哦,放心,你可是很金贵的,我们可不舍得杀你呢。」
  「你什么意思?」
  「嗯哼?等你看到美美酱,你就知道咯。」
  「美美。 . .啊!——巴。 . .巴麻美?不。 . .怎么可能。 . .」
  忽然,从旁边一间屋子里,走出一个浑身写满正字的少女。
  原本卷曲的金发,此刻沾满了白浊的精液,把金发沾成一束;圆润的双乳上,
两颗璀璨的钻石乳钉穿透了少女粉嫩的乳头,奶水正顺着乳钉不停的滴落;肚子
上,粉色的淫纹纹身中间,一枚粉色的钻石脐钉格外耀眼,精液喷在上面,却丝
毫无法遮盖它的尊贵;身上的正字似乎是用特别的笔写上的,毕竟从气味来看,
少女的身上,精液,尿液或是唾液,都沾了不少,可正字都没有被涂花;而少女
的菊穴和小穴里各塞着一根粗大的自慰棒,自慰棒档位全开,嗡嗡作响,大厅里
回荡着淫乱的声音。
  少女蒙着眼,扶着墙,鼻子不停地耸动,似乎能从满脸,甚至是鼻腔里的精
液味中,寻找到特别的气味。
  「荒坂先生?荒坂先生?是您来了吗?我听到您的声音了,也闻到您的味道
了。」
  「真不错啊美美酱,现在已经这么敏感了吗?」
  「唔。 . .荒坂先生,人家今天也有听您的安排,努力在子宫里训练我们的
宝宝呢~ 」
  「子。 . .宫?宝宝?!你,你对巴麻美做了什么!你这个混蛋!」
  鹿目圆怒火中烧,魔法之力奔涌而出,眼看就要摧毁这里。
  「如果你要是杀了我,可就没人能给她解药了哦?」
  「解。 . .解药?」
  「嗯哼,不信你可以看看,大概还有十分钟,她就会进入戒断状态,除了我
的精液,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她稍微保持人样。」
  「你!。 . .卑鄙,无耻!」
  「荒坂先生。 . .今天美美酱做的够好吗?今天您可以多给美美酱一点赏赐
吗?」
  「当然,今天的日子很特殊,我会,给你更多的奖励。喂,你们几个,去给
客人说说,美美酱今天暂时不接了,然后,送她们两张美美酱的肉便器体验券。」
  「肉便器???」
  「嗯哼,怎么,没听过?」
  安排好下属,荒坂先生一脸戏谑地看着鹿目圆,然后当着鹿目圆的面,解开
自己的裤子,掏出那根微微勃起,却粗大过人的肉棒。
  虽然鹿目圆心里恶心且害羞,但是出于对巴麻美的在意,她还是强忍着看下
去。
  不过,她可能会一生都后悔,看到这一幕。
  巴麻美昂着头,弯着腰,双手撑地,以一种接近瑜伽操的姿势,张开嘴,迎
接着荒坂的肉棒,荒坂的肉棒却没有插入,似乎还在嫌弃巴麻美的嘴里有别人的
精液残留,她揉了揉肉棒,灼热的尿液就冲进了巴麻美的嘴里,巴麻美咕噜噜地
喝了下去,然后荒坂又用尿液冲洗了巴麻美的头发和脸蛋。
  「咳咳。 . .谢谢您。」
  啪!
  荒坂弯下腰在巴麻美微微震颤的臀部打了一巴掌,臀浪带着精液起伏着,然
后巴麻美像狗一样,在荒坂面前土下座。
  「我知道你是来救她的。」荒坂回头看着鹿目圆,「我们打个赌吧,要是你
能不像她一样堕落在这里,我就放你们走,连同你们赚的钱,我一分不扣,都给
你们。」
  「可恶!」
  鹿目圆魔力暴起,却不敢动手。
  因为巴麻美,突然痛苦地扭动起来,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奶子,另一只手则
抓住身下的自慰棒,不停地抽插自己的肉洞。
  「荒坂,荒坂大人!求求您,给我,精液,我要。 . .呃啊。 . .不行了!。
. . 」
  巴麻美的小穴里溅出一股股的淫液,整个人蜷缩着,抽搐着,粗大的自慰棒
不断的摩擦着巴麻美的小穴,把巴麻美小穴里发红的软肉都给微微拉了出来。然
而,哪怕原本粉嫩的小穴,此刻被摩擦的红肿起来,巴麻美也丝毫没有停手的意
思,发情的状态让她已经忘却了红肿带来的疼痛,她现在只想要荒坂大人的精液,
如果再不给她精液,她恐怕就会在一阵又一阵的高潮中力竭而亡,这种死亡是魔
法之力无法避免的。
  「你看见了吧小圆,这可不是我强迫她的,这可是她自己想要的哟。」
  荒坂的嘴角挑起一抹充满戏谑的微笑,然后握着自己的肉棒,把自己那臭烘
烘的肉棒凑到了巴麻美的脸上,闻到了肉棒的臭味,巴马美宛如在沙漠中迷途的
旅人,突然看见了绿洲,死死的抓住不放,张开嘴用力地吮吸。
  啊,巴麻美的吮吸虽然用力,然而小嘴温热而柔软,倒是让荒坂舒爽不已,
荒坂就站在那里,一边享受着巴麻美的口交,一边伸了个懒腰,仿佛要把自己一
天的疲惫都喷射进巴麻美的嘴巴里。
  「不要……小美,不可以这样子的,你不是这样子的女孩子啊!」
  小圆泣不成声,却丝毫无法唤醒自己好友,那早已沉沦在性欲中的灵魂。巴
麻美一边嗅着荒坂肉棒上的臭味,一边用四维棒,一会儿插小穴,一会儿插肛门,
把自己下面的两个洞都撑得开开的。似乎是在准备着等荒坂玩腻了自己的嘴巴,
自己还能用另外两个肉洞服侍自己的大人。
  「噢,小美,你可真厉害呀,看来那些客人也教会了你不少玩法呢,这么爱
学习的好孩子,小圆,你可要向小美好好学习,不然的话你可是会被嫌弃的哟。」
  荒坂抓着小美的头发,用力摇晃着小美的脑袋,把小美的嘴巴当成小穴一样
抽插起来,小美的嘴巴咕噜咕噜的响着,一股一股的口水从她的嘴里流出,小美
被插得双眼翻白,粗大的肉棒卡住她的喉咙,让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然而越是
呼吸困难,窒息的快感,就越是让小美觉得兴奋,她一只手抓着自慰棒抽插着屁
眼,另一只手则伸到身下,死死地揪住自己的阴蒂,用力的揉捏,这时候荒坂双
手离开小美的头发,掐住小美的脖子,用力压着小美的脖子,感受着自己的肉棒
在里面摩擦的感觉,小美的眼球整个翻白了,一口气都喘不上来。
  窒息感和愉快感一同冲击着小美的大脑,一轮又一轮的脉冲,让小美浑身抽
搐,终于在隐隐约约的呜咽声之中,小美浑身一挺,变得僵硬,然后尿液与淫水
喷涌而出,就在同时,荒坂也松开双手让新鲜的氧气进入了小美的身体里,小美
一边喘息着,一边抽搐着,舌头也搭在嘴边,口水不停的流出来。
  「看见了吗?小圆。」
  小圆怎么能没看见呢?明明还在昏迷中的小美,却凭借着不该存在的本能抱
住了荒坂的肉棒,用尽最后的力气吮吸着上面残留的精液,而更多的精液早已被
荒坂直接射进了小美的肚子里,有些甚至还从小美的鼻子里呛了出来,也被小美
用手指慢慢刮进嘴里,吃了下去。
  「当然,小美现在所做的已经不是一个新人能做到的了,如果你愿意按照我
刚才所说的挑战一下,那么等小美缓过来,我就让她带着你走一遍新人流程,你
能坚持下来就算你赢。」
  等小美清理完荒坂的肉棒荒坂用小美的头发擦了擦肉棒上残留的唾液,然后
收起肉棒。让人带着小美一起走进了休息间已,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小圆不允许
自己放弃,哪怕等待着她的是惨被轮奸或是别的,只要能够救回小美,她都愿意
拼命去尝试一下。
  于是她顶着身边黑道们淫猥的笑声,跟着荒坂走进了休息间。
  「来,这里有一套新买的兔女郎装,你先穿上吧,小美第1 次登场也是穿着
这样的衣服呢。」
  与其说是兔女郎装,倒不如说是几乎什么都遮不住的情趣内衣,穿在身上,
胶皮散发的气味,让小圆觉得格外恶心,虽然她的胸部并不丰满,但是却被胶衣
挤得有形有样,毕竟胸部是镂空的,刚好能把乳房挤出来,至于下面也恰到好处
露出了小穴,胶皮不断摩擦着小圆,未经人世的阴户,上面伸出了几撮阴毛,让
荒坂觉得有些不满。
  「我们这里的客人可没有多少人喜欢阴毛这种东西,要不你刮掉吧。」
  说着荒坂就拿起刮胡刀向着小圆走去,却被小圆一把抢过,又羞又急的别过
身去,自己刮了起来。没多久,地上掉下几堆阴毛,而小圆就狠狠的把那把刮胡
刀丢到一旁,砸碎了旁边的镜子。然而荒坂并不生气,只是冷笑一声,在他的脑
海里早已计划好了,如何让这个凶恶的小丫头变成自己乖乖的肉便器。
  「哟,你看你的好朋友也换上新衣服了呢。」
  小圆回头一看,只见小美此刻正一脸明笑的换上了同样款式的兔女郎装,只
不过她们俩人是一黑一白,而且在小美的阴蒂上还系上了一颗铃铛。
  「好啦,小圆,今晚可是你和小美共同出场的第1 次呢,嗯,我得给你想一
个好听的艺名,她叫小美酱,你叫什么呢?叫小圆酱吗?」
  「闭嘴,恶鬼,我鹿目圆,我永远都叫鹿目圆!给我记住了!」
  荒坂点燃了香烟,笑呵呵的看着小圆,然后鼓了鼓掌,似乎在为小圆最后的
勇气与决心而赞美,然后荒坂亲自领着两个人走上了今晚夜店的超级舞台。
  尖叫声,欢呼声,缤纷刺眼的灯光以及各种下流的辱骂充斥在整个房间里,
然后灯光慢慢打向两位少女的身上,此刻她们两个人即将成为在场所有男人的猎
物。
  「喂喂,这个新来的不懂事呀。」
  「荒坂怎么搞的?怎么买来个不上道的蠢女人。」
  小圆转头一看,才明白这些男人为什么要骂自己,因为现在小美早已经像一
条发情的母犬一样,双手垂在脸边,然后蹲在地上,岔开双腿,小穴早已自动流
出了淫水,顺着那枚铃铛不断地滴落到地上,然后小美不停的学着母狗叫着汪汪
汪挂在嘴边的耳机,把她的淫叫声,通过音箱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中。
  「喂喂,你要是不好好学,可就算你输了哟。」
  小圆耳机里传来荒坂的声音,纵然心中有千万种不愿意,纵然羞耻感与愤怒
占据了她的内心,然而一看到旁边的小美,小圆就压制住了自己所有躁动的情绪。
  「救出小美,然后毁掉这里。」
  小圆已经下定了决心,她闭眼睁眼,然后学着小美勉强做出母狗一般的耻笑,
僵硬的身体渐渐变得柔和,蹲下来露出自己刚刚刮掉阴毛的小穴,双手还揉了揉
自己的奶子,用力挤了挤乳头,拼尽全力讨好在座的看客。
  但是小圆生涩的动作并不能让看客们满意,有些人甚至愤怒的起身想要离开。
就在这时候,荒坂的声音突然在大厅里响起,看客们给荒坂一个面子又坐了回来,
静等着这位新人带来什么样的表演。
  「好啦,小圆,你就学着小美将一样第1 次先给客人们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如果不会的话,小美将会带着你一起做的哟。」
  「大家好,我是小美酱,我来自见泷原中学。啊……啊……哈……我……我
的三个小穴都已经被开发成母狗样子了,我的第1 次都是被荒坂大人拿走的,现
在人家是大家的飞机杯……已经不知道被使用了多少次了呢。」
  说完,小美对着在场的客人们土下座,秀出后背满是淫词的纹身,裸露着下
体趴在地上,小穴里不断的喷出淫水,菊花也不停的收缩着,似乎时刻准备迎接
着将要插入的肉棒。
  听到小美说的话,小圆浑身气的颤抖不止,她现在恨不得一拳打碎荒坂面前
的玻璃,但是她知道如果自己这么做,小美必死无疑。
  「怎么了小圆,虽然作为新人,有所紧张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什么都不做,
可是不受欢迎的哟。」
  「混蛋!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害羞吗?哎呀,可真是为难小美了,你去帮帮小圆吧,毕竟是第1 次,有
些为难也是很正常的。你们作为朋友,在今后的工作里可要互相帮助啊。」
  「遵命,荒坂大人。」
  还没等小圆反应过来,小美就一把抱住了小圆,把小圆按在地上,然后小美
用她那湿润的小穴不停的摩擦着小圆因为紧张而紧缩起干涩的小穴,小美的淫水
不停的流进小美的小穴,小美不停的舔舐着小圆一会儿吮吸她的乳头,一会儿又
轻轻咬着她的脖子,手指还不停地搅动着小圆的菊花。
  「不可以,小美……我们……不能做这种事情的!」
  「没事,小圆,会很舒服的,荒坂大人的肉棒会让你很舒服的。精液,超好
吃的,一起来吧,小圆……」
  说完,小美翻了个身,把自己还在喷水的小穴压在了小圆的脸上,淫水不停
的冲洗着小圆,小圆被呛到只能张开嘴含住了小美的小穴。淫水不停的灌进她的
嘴里,酸涩的味道,让小圆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更可怕的是,小美灵巧的舌头,
不停的顶撞着小圆的小穴,小圆的处女穴虽然紧致,但是小美的舌头却「肌高一
筹」,一会儿撩拨着小圆的阴蒂,一会儿又绕到阴唇后面,从会阴处慢慢往下摩
擦着小圆的菊穴。
  肉体上的快感让小圆慢慢扭动起来,在场观众们的尖叫声,欢呼声和各种淫
乱的词语也不停的传进小圆的大脑里,然而小圆依旧强忍着身体上的冲动,努力
保持着清醒,甚至用牙齿咬破了自己的嘴唇,用疼痛,让自己避免落入信誉的深
渊。
  「啊……啊……精液……给我……啊!」
  「哎呀,小圆,看起来你的好朋友对我的精液越来越上瘾了呢,以前好几天
才要一份,怎么现在这么快就想要了呢?」
  「啊哈……给她……把精液给她,不要折磨她,有什么都冲我来!」
  「可是,明明你只需要学着她做个自我介绍,我就会把精液给她的,她要是
出了什么事,可得怪你这个好朋友哟。」
  「混蛋……给我等着……」
  小圆挣扎着把发情而抽搐的小美推到一边,然后学着小美,像母狗一样蹲着,
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小奶子,另一只手慢慢的拨开,自己被小美淫水打湿的小穴。
  「我叫……我叫鹿目圆,我,我也来自见泷原中学……」
  「做过爱吗!」
  「难道还是处女?!拍卖!拍卖!」
  「这么小的奶子,得打点隆胸催乳的药水啊!」
  小圆话还没有说完,台下的观众们就兴奋起来,毕竟小圆那紧致而粉嫩的小
穴看起来就像是处女,甚至是幼女,一般观众们不禁兴奋地想到,甚至要争抢她
的初夜权。
  「我……我的性经验……是……我还没有做过,我讨厌做爱,我讨厌你们这
群丑陋的男人!你们都罪有应得,你们都会死的!」
  小美咆哮着诅咒着场下的男人,然而片刻的死寂之后,男人们却癫狂的欢呼
起来,大笑起来。
  「是女中学生的咒骂也,好好听,再来一遍。」
  「小圆!小圆酱!骂我好不好,踩我,我快踩!。」
  「小圆酱,我想做你的公狗,你尿在我脸上好不好?」
  看着男人们不可思议的行为,听着他们变态的语言,小圆吓得呆坐在地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小美却稍微恢复了正常,带着一嘴的精液味爬到小圆的
身边,按着小圆的头,让小月和她一起向着客人们土下座。
  「很不错呀,小圆酱,虽然中途有些曲折,不过我很久没看过这些客人们这
么疯狂了。既然表现这么好,那我肯定要给你一些奖励才对呀。」
  「滚开,我才不要。啊!——」
  伴随着小圆的一声惨叫,几滴处女的鲜血,顺着小圆的小穴落到了舞台中央。
那一瞬间,小圆的思维也停止了,大脑中一片空白,虽然身体上传来,一阵又一
阵的剧痛,却丝毫无法将她从一种迷茫的状态中唤醒。她珍藏许久的处女之身,
她的尊严,她的一切,都在那一个瞬间被那根粗大的东西给彻底摧毁。
  「荒坂老贼,怎么可以独享呢?说好要拍卖的呀。」
  「这么好的丫头,我倾家荡产也要买,你怎么就给破了呢?会不会做生意呀?」
  荒坂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那些人的话,也许在他看来,小圆的处女之身
才是无价之宝,是任何东西都不能换来的,对他而言,能够和小圆做一次爱比什
么都重要。
  小圆的处女小穴里面还很干涩,只有鲜血勉强做润滑,荒坂粗大的肉棒,艰
难的往里面深入着,每深入一点,小圆的身体都会颤抖不止。剧痛布满了小圆的
身体,她只能浑身僵硬着抵抗着荒坂的肉棒,然而这种抵抗是徒劳的,荒坂的肉
棒终究彻底插进了小圆的身体里。
  火热的肉棒顶撞着小圆的处女花心。紧致的小穴不断的吸取着荒坂肉棒上的
热量,然后慢慢的凭借着本能,一点一点分泌出耻辱的淫水。
  「不要……我不要……」
  然而,纵然小圆心里有千百种不愿意,她的身体为了自我保护,还是在不断
的分泌出更多的淫水,淫水混着鲜血,顺着小圆的双腿不断的流到舞台上,这时
候,正在旁边趴着的小美也像狗一般爬过来,舔舐着小圆身上的淫水和鲜血。
  体内是火热而粗大的肉棒,体外是柔软而湿滑的舌头。耳朵里回荡着整个大
厅里轰鸣的声音,鼻子里闻到的气味,从一开始的烟酒味慢慢的多了份男人的体
味,小圆的眼睛里看着无数男人们早已脱掉自己的裤子,掏出千奇百怪的肉一些
早泄棒对着她自慰,,男人甚至把精液向着她喷了过来。
  越来越浓郁的气味伴随着越来越嘈杂的声音,不断的冲击着小圆的大脑,眼
泪从她的双眼里流出来,分不清,究竟是疼痛是恐惧,又或者是后悔。小圆的小
穴里淫水越来越多,原本紧闭的嘴巴,现在也慢慢发出了几声羞耻的喘息。然而
小圆的内心仍然在抗拒着,她,用牙齿狠狠咬了咬嘴唇,鲜血甚至瞬着她的下巴,
滴落到了地上,她想保持着最后一份清醒,她脑海里依然记得和荒坂的约定,为
了带走小美保持清醒,是现在的她唯一能做的事情。
  「唉呀,很坚强呢,小圆同学。」
  「闭嘴,赶紧拔出来!」
  「在这里还敢对我指手画脚,像你这种凶恶的女中学生,不给你点真正的颜
色看看,你是不知道社会的险恶呢。」
  「啊!————」
  小圆又是一声惨叫,只见她屁股上突然冒起几缕青烟,像是遭受了什么严重
的烫伤。果然,荒坂用一枚激光印章在小圆的屁股上,烙下来一个烫印,只见大
大的母猪两个字刻在了小圆的屁股上。
  「荒坂大人好偏心,明明小美也是母猪,小美那么认真舔你的肉棒,为什么
不给小美盖章呢。」
  「因为啊,我想把印章盖在这里。」
  「啊啊……」
  青烟从小美的脸上升起,明明应该是惨叫,但是因为药物的作用,小美只会
感受到强烈的快感,小美扭动着身子,像母狗一样不断的在地上掂着淋水,口水,
甚至那对奶子里还射出了奶水,小美舌头伸出来双眼翻白,阿黑颜刺激着全场所
有的男人。然后荒坂拿开印章,只见小美的脸上也盖上了母猪两个字。
  「小圆,你看小美多么享受啊,只要你和她一样接受这种药物,所有的痛苦
都将不复存在,一切折磨都会变成让你通往天堂的快感,怎么样?要不要和你的
好朋友一起尝试一下?」
  小圆满眼都是泪水,朦胧之中,她看到一枚针管正在自己面前晃悠,针管里
正不断的溢出一滴一滴透明的液体,散发出香甜的气味。然而正是这闻起来无比
甜美的东西,把小美变成了人人都可以射精的人形飞机杯。
  「可恶……药物……你没说过这种东西!」
  「你觉得你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吗?要么接受挑战,要么让小美再接受一针
注射,光是一针就让她变成那样,我可不知道第二针会变成什么样,毕竟在之前
的试验里打了两针的女人最后都变得不成人一样的。」
  「你会遭报应的,你们这里所有人都会遭报应的!」
  愤怒而绝望的小圆冲着所有人咆哮起来,大家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小美看着小圆,眼睛里的痴态一瞬间退去,然后很快,又被药物占据了她的灵魂。
  小美爬到小圆身边,舔舐着小圆的双腿和身体,亲吻着小圆脸上的泪痕,然
后用她那混满精液的嘴巴,不停的与小圆舌吻。
  小圆一把推开小美,从荒坂受理一起针筒眼神里的怒火使她像荒坂发起了最
后挑战,她把针管扎进自己的大腿,然后把药剂直接注入。在荒坂的赞叹与鼓掌
之中,小圆渐渐失去了自己,最后的理智。
  「好难受,好热……好想要。」
  「哟,这不是刚才的清纯少女小圆怎么现在变成这副样子了,来来来,摄像
机拍清楚点,把这张脸拍清楚点。」
  肉棒勃起着的摄影师兴奋的端着摄像机,恨不得把镜头塞进小圆的小穴里,
镜头绕着小圆的身体来回拍摄着,观众们可以在放大厅的屏幕上清晰的看着,刚
才还一脸凶相的小圆,现在满脸潮红,眼神也逐渐迷离,一副发情的样子。
  「我要精液……不……不可以,小美,你在哪里?小美……精液……」
  「喂,小美酱听到了吗?你的好朋友找你要精液呢,这时候你该怎么做呀?」
  「呜呜呜,请各位客人把你们珍贵的精液赏赐给小美吧,小美酱的什么洞,
都可以为你们使用哦。」
  说完,小美便翘起屁股,双手掰开自己的菊花和小穴,然后努力回过头,张
开嘴,伸出舌头,露出一副精液母狗的样子,然后站在小美身前的男人们纷纷揉
搓着自己的肉棒,走上前把自己的精液灌进小美身上的肉洞。片刻之后,小美夹
紧了自己早已注满精液的菊花和小穴,嘴巴也鼓鼓的,慢慢的爬到了正在发情,
不停揉搓自己双乳和阴蒂的小圆身边。小美趴在小圆身边,捏着小圆的脸,和小
圆舌吻起来,与其说是舌吻,不如说是把自己嘴里的精液全部灌进了小圆的嘴里,
吃到精液的小圆,虽然是第1 次,但那股腥味却让她的发情得到了巨大的缓解,
痛苦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痴女的淫笑。
  等嘴里的精液灌完,小美又骑到了小圆的脸上。她先是放松了自己的菊穴,
然后用双手捏住自己的小穴,好让小穴里的精液在里面再存储一会儿。小美的菊
花一开一合,精液慢慢的流了出来,闻到精液的味道,小圆也不在乎精液的来源,
张开嘴边含住了小美的菊花,用力的吮吸起来,甚至还把舌头伸进了小美的菊花
里,不停的舔舐,等到菊花里的精液也差不多被小圆舔完后,在小美小穴里发酵
许久的精液,终于可以一涌而出,喷向了小圆的脸上,又酸又臭的混合粘液,却
让小圆兴奋不已,她张开嘴,畅饮喷出的精液,那些流到她头发上的精液,也被
她胡乱的抓着头发送进嘴里用力的吮吸,有些也流进鼻子里,她还甚至不舍得弄
出来,好像要认真嗅闻精液的味道似的。
  「发情成这个样子,不知道我们新来的小圆将能不能够为大家献上她的第1
支舞呢?」
  「跳一个小圆,跳一个。」
  「把精液涂在钢管上。」
  「尿出来,快对着我的脸尿出来,小圆求你了!」
  在这家充满罪恶的夜店里,钢管舞是每一个来此堕落的女人所必须经历的一
个重要仪式。当初小美被胁迫来此的时候,也是第一晚在充满屈辱与羞耻之中,
满含着眼泪跳完了一整支脱衣舞,虽然她并不知道该怎么跳,但是她知道只要脱
慢慢脱掉衣服,抱着钢管摩擦自己的身体就可以了,而现在她正和小圆一起发情,
依靠着身体的记忆,她慢慢拉起小圆,向着舞池中央的钢管走去,两人跌跌撞撞,
摇摇晃晃,终于,两人紧紧拥抱着,中间夹住钢管,借着身上精液的润滑,开始
不断的摩擦钢管,两人的胸部勉强挤在一起,因为发情而勃起的阴蒂贴在冰冷的
钢管上,两人都忍不住一阵颤抖,又来了一阵小小的高潮。
  小美抱着小圆,两人扭动在钢管上,舌头顺着钢管上下舔,试着把钢管上的
精液舔掉,把自己的唾液留在上面,小美把小圆身上仅剩的布料扔到人群中,大
家兴奋地捡起来,轮流对着上面射精,然后又把沾满精液的布料重新丢回来。
  小美和小圆一人咬着一边用力,吮吸着布料上的精液。精液吃得越多,小圆
的发情就越严重。
  「精液……不……不要……小美跟我走吧,精液……不可以。啊——」
  「真不愧是荒坂先生,果然猜到你还会有清醒的时候。」
  不知是谁给小圆打入了第2 针药剂。小圆双眼翻白,浑身抽搐,口水肆意,
尿液不停的喷出整个人在地上晕了过去。
              ······
  「喂喂,快让开,你都射过多少次了,你该轮到我了。」
  「你还好意思说呢,小圆这样的脚上全是你的精液,你一个人玩多久了?老
子想舔一口都没舔到,滚开。」
  「你们俩吵什么呢?快一点大家都等着上她呢,你们的钱是钱,我们的钱就
不是钱呀。」
  不知过了多久,小圆在一阵又一阵的抖动中醒来。只见一群男人将她团团围
住,排着队上着她的身体,喷射着一股又一股的精液。有些人不知射了多少次,
筋疲力尽一边坐在旁边,一边抽烟,一边点评着小圆的身体。
  「魔法少女就是不一样,那骚逼怎么操都不会松。」
  「可别说了,那屁眼夹的我简直受不了,我玩过最厉害的妓女都没这魔法少
女厉害呀。」
  小圆眼神转动,只见另一边,小美身边却只有一人。是荒坂,小美正专心致
志的,穿着一身干净的女仆装,双手捧着荒坂的肉棒,用舌头细心地清理着。
  「哟,小圆醒了,怎么样?你现在还想带小美酱走吗?」
  小圆没有回答,身上突然迸发出魔法的力量,将周围的客人弹开,客人们惊
恐地躲到一边荒坂却根本不慌站在原地继续享受着小美的服侍。
  咚的一声,小圆跪在荒坂的身前,推开小美用全是精液的双手握住荒坂的肉
棒,让荒坂的肉棒贴到自己的脸上,用自己那沾满精液的脸轻触着荒坂那火热而
坚挺的肉棒。
  「你这种下贱肮脏的臭男人,就该被别的精液弄脏肉棒才对。」
  说完,小圆站起来背对荒坂,抬起屁股,用自己那被灌满精液的小穴和屁眼,
不断地吮吸着荒坂的肉棒。
  几天之后,环彩羽发现自己的好朋友失踪了,正当她开始着急的寻找时,突
然一封陌生的匿名邮件送到了她的邮箱里,她打开视频:
  「荒坂大人,小美想要你的精液。」
  「荒坂大人,不要给这只小母狗,都射给小圆吧,小圆才是你最可爱的小母
狗呢。」
解压密码:RS$ 8₫ ƒ@#¥%₲@₥*(&79(76%^৲৳₩₢ƒ^5**^%$&*^*^5%$
谢谢大家帮忙点点:http://pw.xubxu6.xyz/2048/?u=170036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email protected]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